还非要刘秀发誓,刘秀基本统一东方后

作者:杏彩手机版登录中国史

2010中秋节

今天,大鹏要说的是朱鲔,可能有人不太认识这个“鲔“字,其实大鹏也不认识,查了一下字典才知道这个字念”wei“,是鱼类的一种。

刘秀基本统一东方后,便谋划西北的陇右与蜀中的公孙述了

公元25年,东汉大军包围了洛阳。当时的洛阳守卫是朱鲔,他坚持了好几个月,就是不投降,刘秀也没辙。后来,刘秀想起了他的廷尉岑彭和朱鲔曾经有点关系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,没有永远的朋友,何况岑彭和朱鲔还不是朋友,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,靠这样的关系去说服人家放弃,真的有点难。但是死马当活马医,刘秀还是派他去了。

出城之后的更始帝刘玄,身边只有侍中刘恭一个人追随而来。刘恭,就是赤眉军推立为帝的那位少年刘盆子的大哥。先前,他在长安听说自己弟弟被赤眉军扶立为帝,吓得够呛,赶忙自己把自己绑起来主动投案进了监狱。好在当时大乱,更始政权内部也没人追究他。长安被攻陷后,他得以逃出,最终在渭滨追上了更始帝刘玄。

刘秀即位后,却未定国都,定都何地呢?当时,人们心目中的重心当然是长安,但长安不可能在短期内夺到手,刘秀在河内郡徘徊一月有余,最后确定定都洛阳。他首先派兵占据了五社津等要塞,以防荥阳以东的割据势力前来争夺,然后,下令包围洛阳。当初,刘玄去长安时留李轶、朱鲔守洛阳,这两个人都曾劝刘玄杀掉刘縯,是刘秀的仇人。李轶愿归降,刘秀说,他为人诡诈,反复无常,把李轶的信交给太守、郡尉一级官吏传阅,说对这种人要引起警惕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城墙上,朱鲔站在那,迎风而立,而城下站着的,是他曾经的老下级岑彭。岑彭颇有气度,他对朱鲔没有所谓的卑躬屈节,当然也用不着,各为其主。朱鲔为的是更始帝刘玄,而岑彭跟的是刘秀。岑彭给朱鲔分析当时的形势。洛阳周围已经没有其他太大支的部队反抗了,原先有的李轶这一支部队,也因为刘秀的反间之计被端了,现在的洛阳就是一座孤城,更始帝有兵不发,坐等朱鲔失败。面对这样的艰难,如果再坚持,东汉军队倒是不怎么介意,最多浪费一些时间在战场上,但洛阳扛不住了。面对昔日部下诚恳劝说,朱鲔也说出了自己心底深处的隐忧:“刘演被害,我是主谋,后来又劝皇上不要把刘秀派往黄河以北,我犯下了沉重的罪恶,所以我不能投降。”

图片 3

消息很快被朱鲔知道了,他觉得李轶的行为是要出卖他,于是就派人刺杀了李轶。朱鲔刺杀李轶,引起洛阳军中的混乱。刘秀一箭双雕,既分化瓦解了敌军,又借刀除掉了仇人。当洛阳被包围以后,刘秀派原朱鲔部下廷尉岑彭劝朱鲔投降,朱鲔在城上回答:“我知道自己罪过太深,不敢投降。”刘秀说:“干大事的人不计较小的怨恨。朱鲔要是现在投降,可以保住官爵,怎么会杀他的头昵?我对着面前的黄河发誓,绝不食言!”岑彭又去转达刘秀的话,朱鲔不相信,从城上放下一条绳索,对岑彭说:“你的话当真,就顺着绳索上来,”岑彭抓过绳子就上去了。朱鲔见无欺诈,就答应了投降,并把自己捆了起来,要岑彭陪他去向刘秀请罪,刘秀亲手给他解了绳子,要岑彭连夜把他送回洛阳。第二天一早,洛阳的守军就大开城门,全部投降了刘秀。刘秀任命朱鲔为平狄将军,并封他为扶沟侯。

这个朱鲔是西汉末年的绿林起义军将领,因为害怕威武严明的刘縯,他和张卬等人决定拥立软弱无能的刘玄登上帝位。

刘秀即位后,却未定国都,定都何地呢?当时,人们心目中的重心当然是长安,但长安不可能在短期内夺到手,刘秀在河内郡徘徊一月有余,最后确定定都洛阳。他首先派兵占据了五社津等要塞,以防荥阳以东的割据势力前来争夺,然后,下令包围洛阳。当初,刘玄去长安时留李轶、朱鲔守洛阳,这两个人都曾劝刘玄杀掉刘縯,是刘秀的仇人。李轶愿归降,刘秀说,他为人诡诈,反复无常,把李轶的信交给太守、郡尉一级官吏传阅,说对这种人要引起警惕。

刘演是刘秀的哥哥,新莽年末的时候,他和刘秀一起起兵,自称柱天都部,后来加入绿林军,更始政权建立他被任命为大司徒,只是在昆阳之战后,被杀。刘秀和哥哥的关系是很亲密的,就算不亲密,那也是亲哥,当时的主要劝谏人就是朱鲔,而今,刘秀大军兵临城下,朱鲔哪敢投降?不投降还捞得个好名声,一旦投降,不知道怎么死的,于是,面对孤城一座,哪怕是毫无胜算,也得扛着。至于要求刘秀不被派往黄河以北,也的确是更始帝的性格容易猜忌,一方面是朱鲔的眼见,是刘秀个人锋芒太胜。

更始帝 剧照

图片 4

等刘玄当上更始帝后,为了斩草除根,朱鲔和李轶又劝更始帝将刘縯抓起来处死,这俩人从此和刘秀结下了杀兄之仇。

消息很快被朱鲔知道了,他觉得李轶的行为是要出卖他,于是就派人刺杀了李轶。朱鲔刺杀李轶,引起洛阳军中的混乱。刘秀一箭双雕,既分化瓦解了敌军,又借刀除掉了仇人。当洛阳被包围以后,刘秀派原朱鲔部下廷尉岑彭劝朱鲔投降,朱鲔在城上回答:“我知道自己罪过太深,不敢投降。”刘秀说:“干大事的人不计较小的怨恨。朱鲔要是现在投降,可以保住官爵,怎么会杀他的头昵?我对着面前的黄河发誓,绝不食言!”岑彭又去转达刘秀的话,朱鲔不相信,从城上放下一条绳索,对岑彭说:“你的话当真,就顺着绳索上来,”岑彭抓过绳子就上去了。朱鲔见无欺诈,就答应了投降,并把自己捆了起来,要岑彭陪他去向刘秀请罪,刘秀亲手给他解了绳子,要岑彭连夜把他送回洛阳。第二天一早,洛阳的守军就大开城门,全部投降了刘秀。刘秀任命朱鲔为平狄将军,并封他为扶沟侯。

岑彭回来把消息告诉刘秀,刘秀说了一句至今掷地有声的名言:“追求伟大目标的人,不会牢记小小怨仇!”朱鲔如果投降,官职爵位全保持,我绝对不报复,黄河作证,绝不食言!朱鲔最终投降,随之东汉建立。

墙倒众人推,更始帝手下的右辅都尉严本心怀叵测,以扈从为名,就把刘玄劫持到高陵,然后严兵守卫。严本名义上是保卫更始帝,实际上是围困,准备随时将刘玄当作大礼献给赤眉军邀功,

图片 5

刘秀严禁军队进城暴横抢掠,将军萧广违犯军纪,纵兵横暴,处了死刑,洛阳很快安定下来。

刘秀是个优秀的政治家,因为他有着常人少有的宽容和气度。对于他来说,朱鲔不但是杀兄的凶手,而且也是贼的主犯,要杀他,就和杀一只鸡一样简单,出师有名。但是刘秀没有,一来的确是他的胸襟,也是对朱鲔个人的信任;二来更是他的眼光。朱鲔的坚持,只会引起更大的祸端,洛阳一日不入手,那么天下大局就多一生危险。

根据《资治通鉴》记载:“更始将相皆降赤眉,独丞相曹竟不降,手剑格死。”

更始帝定都长安以后,大封群臣。朱鲔以汉高祖刘邦曾与群臣订立“白马之盟”为由,拒绝接受封王,也算是比较知进退。

刘秀成事,或多或少、或明或暗地利用了赤眉起义军,刘秀即位后,二者从合作者变成敌人。赤眉军是一帮流寇,没有战略眼光,因而抢了一城、吃了一地,即放弃再迁往别的地方。在流动过程中一路受到追击阻截,损失惨重。

对于敌人,最好的当然是消灭,但如果不能消灭的话,应该稍稍包容。政治家要有这种眼光和能力,政客当然不同,但是要相信,没有永远的敌人,要把政治艺术玩到化境,就得化敌为友。

图片 6

等到刘秀从河北起事后,更始帝刘玄派舞阳王李轶、左大司马朱鲔前去讨伐。刘秀的手下冯异就给李轶写信,陈述利害,劝他归顺。

建武三年正月,赤眉军至宜阳,已疲惫不堪,突然发现刘秀亲率大军早己等在那里,一时不知所措,投降了刘秀,把在长安得到的传国玉玺也交给了刘秀。这时的赤眉军尚有十余万人,兵甲器械堆放在宜阳城西与山一般高。刘秀下令给饥饿的投降士兵发放食物。第二天,又把他们集合起来,排列在洛水岸边,让其首领观看,并对樊崇等人说:“是不是对投降后悔呀?现在,放你们各回军营,指挥你们的军队,和我决个胜负。我不想强迫你们投降。”徐宣等人叩头说:“我们出了长安,君臣就商量归降听命,只是老百姓愚昧无知,不能事先告诉他们。现在能够投降,就像走出虎口,回到慈母的怀抱,诚心诚意地欢喜,一点也不后悔。”刘秀不无蔑视地说:“你算是钝刀中的快刀、庸人中的能人了。”刘秀把樊崇等赤眉军将领及其妻子安排在洛阳居住,给了他们田宅。后来,樊崇等欲图再谋反,被刘秀发觉后诛杀。

更始帝 刘玄 剧照

图片 7

公孙述,字子阳。王莽天凤年间,任蜀郡太守,以其能而闻名蜀中。新末天下大乱,公孙述亦起兵割据巴蜀。更始二年,刘玄遣益州刺史张忠等带兵万余人来接管巴蜀和汉中,公孙述见蜀地险要,众心又归附于他,故有自立之志,遂使其弟公孙恢在绵竹大败更始诸将,从此,公孙述之名威震益州。

也就是说,更始帝手下文武大臣,几乎全部墙头草,赤眉军一到,都束手归降,惟独一个人不降,那就是丞相曹竟了,他提剑进击,格斗而死。而这位曹竟,当初就是收钱后说服更始帝外放刘秀到河北的那位爷。

李轶自己也知道长安的更始政权已经不行了,但因为曾参与谋害刘縯,所以害怕刘秀报复,就没有投降,但也不再与冯异作战了。

功曹李熊对公孙述说:“方今四海波荡,匹夫横议。将军割据千里,地什汤、武,若奋威德以投天隙,霸王之业成矣。宜改名号,以镇百姓。”此言正合公孙述之心,不久,公孙述在成都自立为蜀王。

更始帝虽然暂时没有抓到,赤眉军还是以刘盆子的名义诏封更始帝为“淮阳王”,并且诏告天下:“吏民敢有贼害者,罪同大逆;其送诣吏者封列侯。”

冯异见劝降李轶初见成效,就向刘秀汇报。刘秀乘机给李轶下了一个套,把李轶写给冯异的信要过来,给手下的郡守和郡尉看了。

蜀地沃野千里,兵精粮足,关中、荆州等地的百姓闻蜀地太平,安居乐业,为躲避战乱,纷纷奔入蜀地,西南夷也遣使纳贡,益州一片兴旺之势。此时,李熊复对公孙述言:“今山东饥馑,人庶相食;兵所屠灭,城邑丘墟。蜀地沃野千里,土壤膏腴,果实所生,无谷而饱。女工之业,覆衣天下。名材竹干,器构之饶,不可胜用,又有鱼、盐、铜、银之利,浮水转漕之便。北据汉中,杜褒、斜之险;东守巴郡,拒扞关之口;地方数千里,战士不下百万。见利则出兵而略地,无利则坚守而力农。东下汉水以窥秦地,南顺江流以震荆、杨。所谓用天因地,成功之资。今君王之声,闻于天下,而名号未定,志士孤疑,宜即大位,使远人有所依归。”经过深思,公孙述遂于公元25年初,在成都即皇帝位,建元“龙兴”。

图片 8

本文由杏彩手机版登录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